金投网APP 注册
登录

邀请你问答:

去回答
首页 > 今日早报 > 第321期 > 正文
第1009期
2021-10-09
上一期>

中国原油储备正式走向台前!


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升对中国经济复苏带来压力的情况下,中国近年来努力构建的战略和应急物资储备体系走上前台,开始发挥稳定市场的作用。


继高频向市场投放铜铝锌以协助企业降低成本,引导市场价格预期后,中国近期又首次向市场投放原油储备。

中国首次投放国家储备原油

日前,经国务院批准,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首次以轮换方式分期分批组织投放国家储备原油。本次投放主要面向国内炼化一体化企业,用于缓解生产型企业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压力。

官方表示,实施国家石油储备常态化轮换,是发挥储备市场调节作用的重要途径。通过公开竞价销售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原油,将更好地稳定国内市场供需,有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在国际能源市场中,原油储备一直备受各方关注。

从历史来看,战略石油储备诞生于战后第一次石油危机。在欧佩克组织通过控制产量,使原油价格从每桶3美元上升至11美元,沉重打击了严重依赖石油进口的西方经济的情况下,经合组织国家联手成立了国际能源署,要求成员国至少要储备60天进口量的石油,以应对石油危机,被称为应急石油储备。

上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陆续开始建立应急石油储备,彼时中国原油还供大于求,是一个原油出口国,有关方面对石油供应短缺或中断的危机感并不强烈。

不过随着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一路走高,中国石油储备基地的建设也被正式提上议程。

2017年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商务部三部委曾同步发出消息,中国国家石油储备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该消息透露,至2016年年中,中国建成舟山、舟山扩建、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共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利用上述储备库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3325万吨。

虽然相较当时市场推算的美国9400万吨的储备量还有差距,但国家石油储备建设的推进还是让市场感到兴奋。虽然此后鲜有这一方面消息关注,但市场普遍认为,低油价就是最好的储备窗口。

此次向市场投放,则是国家储备原油第一次展现出其对市场的影响力。

9月24日上午9点,第一批国储原油在国家储备石油交易系统开始竞价交易,入围企业经过40分钟竞价,按照“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确定中标企业,最终成交约443万桶(约合60万吨)。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透露,自2004年国家石油储备建设工作启动以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各单位的共同努力下,国家石油储备基地一期、二期项目陆续建成投产。尤其是2018年机构改革以来,三期项目加快推进,储备规模持续增加,国家石油储备已具备相当实力。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强调,通过公开竞价方式向国内市场投放政府储备原油,是落实中央深改委关于改革完善体制机制,加强战略和应急物资储备安全管理的具体举措,目的是进一步发挥好石油储备的市场调节作用,保障市场平稳和国家能源安全。

投放国储原油

彰显中国储备实力与市场影响力

进入2021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反弹,三季度全球原油消费旺季来临,国际油价持续冲高,在这种背景下,国储原油的登场“恰逢其时”。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感叹说,我国向国内市场公开投放政府储备原油,史无前例、意义重大。这表明我国正在逐步形成与大国地位相符的国家储备实力,也表明我国能够更好地运用储备的吞吐调节来实施宏观调控。

林伯强强调,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通过公开投放政府储备原油,将有效引导市场预期,进一步缓解国内石油石化企业的原材料上涨压力,有力稳定国内市场供需。

更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中国国家储备的这次出手,全球市场都予以高度关注。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官网于9月9日公布国储原油投放信息,9月14日发布第一批国储原油投放公告,消息引起国内外较高关注,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波动。

林伯强明确表示,首次竞价投放成功影响重大且意义深远。

一是国储原油投放后国际原油市场立即做出反应,我国石油储备投放影响力初步显现;

二是通过引导预期有利于促进国际原油市场恢复供需平衡,增强我国在国际原油市场的话语权;

三是国储原油投放目的明确,常态化投放将有效发挥国储原油在保障能源供给安全方面“压舱石”和“调节器”作用;

四是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竞价交易原则,首次建立国家储备石油交易系统平台,为国储原油常态化投放打下了坚实基础。

国储原油投放机制需不断完善

虽然第一次出手就取得了“闪亮登场”的效果,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相较于在原油储备及其运用上耕耘已久的国家,中国原油储备的投放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在常态化的吞吐中不断改进。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化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能全指出,从投放的具体情况来看,市场主体参与的积极性还有待提高,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企业原油进口允许量限制了企业参与交易的积极性,特别是今年第四批配额尚未发放,企业拥有的允许量余量已不多;另一方面企业出于自身流动资金、炼化品种、采购成本、运输距离等因素的考量,对投放的储备原油标的选择具有明显的倾向性。

他表示,后续批次的国家储备原油投放销售中,建议国家层面配套更加灵活、完善的原油配额和财政税务政策,更好地调动市场主体的参与度和积极性,让国家石油储备发挥更大的作用。
喜欢 收藏

下载金投网